币安虚拟货币交易所

defi最新市场观点DeFi 印钞机永不眠,流...

DeFi 印钞机永不眠,流动性挖矿还能热多久?

上周末,“以太坊神矿”BDP 引爆了流动性挖矿市场。单币挖矿,年化收益最高超过 1400%,65 亿美元资金快速入场,让 BDP 成为 DeFi 锁仓价值最高的项目。以太坊上,似乎很久没有出现这么火热的流动性挖矿项目了,一下子抢回了 BSC 和 HECO 的风头。流动性挖矿热仍在继续,但这股热潮还能持续多久?

1

流动性挖矿简史

流动性挖矿开始风靡 DeFi 市场应该从 Compound 说起。2020 年 6 月 16 日,Compound 启动流动性挖矿,短短 20 天内,锁仓金额从约 1.8 亿美元增至 6.5 亿美元,用户增至约 6000。此后,Synthetix、Balancer、Curve 等一众 DeFi 项目纷纷开启流动性挖矿计划,DeFi 总锁仓量激增,从 6 月 16 日的约 10 亿美元,暴涨到 9 月 27 日的约 151 亿美元,不到 4 个月时间上涨 14 倍。

这是一个“神矿”齐出的年代。在市场大军的后知后觉中,抢先入局的 DeFi 矿工每天都在享受年化几百上千的收益。每天收获一大把币的同时,币的价格也在节节攀升。被创始人 AC 称为“没有价值”的 YFI,当初在 Balancer 做市时,价格仅为 3 美元,而不到一周时间,价格就飙到了 4500 美元。在登陆火币第 7 天,YFI 在 2020 年 8 月 30 日一度触及 44000 美元,这个价格比写稿时的价格还要高。

接着,分叉项目开始大量涌现,Uniswap 的分叉项目 Sushiswap,Curve 的分叉项目 Swerve,YFI 的分叉项目 YFII、YFIII、YFV……同时,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也加入了 DeFi 挖矿大军中。越来越多项目,越来越多挖矿者,市场终于从之前的“一池二池无脑挖,二级市场无脑接盘”开始转变,“挖提卖”逐渐成为这一阶段矿工们的共识。终于,流入的资金跟不上 DeFi 印钞机的节奏,DeFi 市场在 10 月底、11 月初迎来了第一个低潮。彼时,比特币在横盘沉寂数月后终于开始启动,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一冲竟是冲到了近 6 万美元。

比特币一路走高,死不回调, DeFi 代币随着每一轮上涨的资金轮动屡创新高,UNI 一步步靠近市值前 10。而这一阶段,“拿住,看到 xxx”成为了市场上更多的声音,流动性挖矿失去了几个月前的星光,等到它再一次席卷整个行业,已经到了 2021 年。BSC、HECO 再一次让流动性挖矿起飞!从 1 月 21 日到 2 月 18 日,不到一个月时间,BSC 总锁仓市值就完成从 0 到 100 亿的突破。作为 Heco 上最大的 DEX,MDEX 上线一个月,成交量就超越 Uniswap。超高的年化收益,惊人的代币价格涨幅,流动性挖矿再次爆发巨大的财富效应。

2

热潮还能持续多久?

流动性挖矿如此爆发,我们必须要感谢宏观市场,市场上的钱真的太多了。有研究称, 2020 年美国的印钞机向市场投放了 9 万亿美元,占到建国以来美元总量的 22%。大水漫灌,DeFi 代币(含稳定币)总市值已经突破 850 亿美元(CoinMarketCap 3 月 10 日数据),我们可以看到 166 亿美元市值的 UNI、53 亿美元市值的 Aave,但市场上仍有那么多钱冲到“以太坊 DeFi 溢出”的 BSC 和 Heco 上。交易、借贷、机枪池、保险、衍生品……DeFi 生态的各个细分赛道在两条链上完完整整地重新布局一次,IDO、流动性挖矿、空投,所有的动作再重复一次。我们还有公链(NEAR、Avalanche)、Layer 2 网络(Polygon),后面还有波场生态,DeFi 一整套玩法还要继续一遍遍复制下去。市场上的钱依旧很多,现在还在支撑着 DeFi 的拓展,也支撑着流动性挖矿的热度。那么,有一天,流动性收紧了,流动性挖矿是否还能这么热?

DeFi 市场不断扩大,每天有无数的分叉项目出现。Aave 创始人 Stani Kulechov 日前在采访中表示,大部分流动性挖矿激励计划就是照抄现有的知名项目,并没有在分发治理代币以及让社区参与治理上提出创新的方案,很多协议采用的挖矿计划是完全不可持续的,就是在“印钞”。另一方面,大部分流动性矿工参与的初衷或许并不是治理,更多的或者完全只是为了激励而来。那么,背景不强、产品又没那么有玩点的项目方不加大印钱力度,又如何吸引到流动性?最终,“挖提卖,跑得快”,有投资者戏言,“挖矿不敢隔夜”甚至变成“挖矿不敢上厕所”。

由于项目方采用去中心化治理,如 YFI 等项目,治理代币已经完全分发给社区,治理方面同样影响流动性挖矿的设计。在巴比特此前的文章中,我们介绍了一个案例。在以 Curve 为例的分析中,流动性池中流动性(TVL)存在流动性过剩的问题,项目方减少给池子投放的代币数量会流失一些流动性,但并不影响实际的交易体验。这对于流动性挖矿的可持续性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方案。但在社区投票中,我们可能很难让大多数人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投赞成票。

流动性挖矿另一个不得不提的问题就是大户。前几天火爆异常的 BDP 项目,四大“巨鲸”地址持有的资产量就占到总锁仓量的 41%,孙宇晨一人就存入 16 亿美元的资产。在绝对的资金量面前,普通投资者只能喝口汤。而对于资金体量更小的投资者,挖矿收益甚至不足以收回手续费。散户吃不到肉,甚至喝不到汤,若是二级市场接了盘,亏了钱,只怕是“不爱了”。

回归根本,流动性挖矿是为了激励投资者为项目提供流动性,用“印钱”的方式提供经济激励。很多项目分发的是治理代币,不可否认,DAO 和去中心化治理的探索非常有意义。

但市场更认可的是代币的交易和投机价值。拿到治理代币,我们可以拿住待涨,可以立即卖掉,可以去挖矿,可以去其他 DeFi 协议交互,最终的本质都是为了交易,为了获取利润。整个 DeFi 发展的几乎都是以交易为核心需求,建立在外部资金不断进入,代币价格不断上涨的基础上,绝大部分产品的设计逻辑也是建立在市场一直涨的正向螺旋上。等到熊市来临,交易需求迅速下降,流动性挖矿又如何跑起来?

事实上,这也是链上原生资产一直面临的问题:代币到底有什么用?传统金融市场的另一端连接了实体经济,DeFi 另一端我们也希望能连接更多东西。DeFi 世界迫切需要与现实世界连接起来,探索更多实际价值,与空中楼阁 say no!

最新文章

spot_img

相关推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5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