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虚拟货币交易所

虚拟货币快讯中国电子报:NFT的尽头是...

中国电子报:NFT的尽头是元宇宙吗?

作者丨齐旭

科幻电影极力渲染,科技巨头动作频频,下一代互联网——元宇宙的轮廓正在逐渐清晰。小到一车一人,大到一楼一城,与现实世界一样,所有人与物在虚拟空间构成了庞大且隐秘的独立经济体系,而其背后是由区块链支撑的NFT技术(非同质化代币)连接着、定义着彼此之间的身份关系。

元宇宙中,NFT被视为可以赋能万物的“价值机器”,如今却“混迹”文娱圈。2021年上半年,NFT整体市值较2018年增长近310倍;截至今年8月,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的交易额已经达到2020年的5倍。业内专家指出,金融属性加持的NFT需要尽快展现促进实体经济生产力发展的技术价值,为构建元宇宙奠定基础,而非充斥炒作和投机成分的泡沫。

NFT提供了一种数据化的“钥匙”

科幻电影《头号玩家》中,少年韦德·沃兹通过VR进入一个名为“绿洲”的虚拟世界,他穿上传感设备,与其他玩家争夺结束“绿洲”游戏的红色按钮。电影构造的虚拟世界中,有花有草、有血有肉,拥有与现实世界无异的真实体验,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就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新形态——元宇宙。

前亚马逊工作室战略主管Matthew Ball认为,标准化的元宇宙将由许多不同的参与者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运营,而不归属于某个公司。这一属性与NFT密不可分。

NFT诞生于1993年的加密交易卡,走红于2017年一款名为CryptoKitties(加密猫)的游戏。NFT被记录在区块链里,不能被复制、更换、切分,是用于检验特定数字资产真实性和所有权的唯一通证,这也让每一只“数字猫”变得独一无二。

NFT在游戏圈的走红,让大家对NFT的技术价值产生憧憬。游戏玩家都知道,在王者荣耀购买的装备,是无法在魔兽世界中使用的。如果未来王者荣耀、魔兽世界等游戏都“NFT”化,这些装备的使用可以在游戏间“串门”。换言之,装备是用户创造、用户拥有,带到哪里也是用户说了算。

NFT时代的游戏对装备归属没有干涉权,NFT的去中心化把大部分权利都归还给了用户。NFT在越来越多领域被认为是价值塑造、创新非同质化资产领域的“一把金钥匙”。

这一属性在元宇宙的价值逻辑中尤其适用,也最能发扬光大。

在我们当下所处的中心化互联网(Web 2.0)时代,数据信息很容易被复制,互联网厂商、数据中心掌握了大量的数据,“数据杀熟”、中心化弊端屡现。

在元宇宙里,“去中心化”将是真正能带给用户安全感的互联网形态。当用户在元宇宙中生产、交换及消费时,数字资产的创造权、所有权都属于用户自己。这样的体验与现实世界的情况一样,买到的虚拟物品、虚拟房产都是归属于用户自己的,而不是属于某家科技公司。NFT提供了一种数据化的“钥匙”,可以方便地进行转移和行权。

“没有NFT的元宇宙,玩家会更倾向认为这就是个游戏而已。当数据资产和财富的归属权属于自己,才会产生真实感,让人们觉得元宇宙并不是游戏里的虚拟世界。”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中关村区块链联盟专家孟岩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在孟岩看来,这样的去中心化元宇宙,与数字资产的依法治理并不矛盾,不会改变元宇宙的规则。而通过智能合约、代码等手段实施有效的监管和治理,也是接近现实世界的治理理念。

NFT混迹艺术藏品圈是大材小用

今年以来,全球NFT艺术品、体育和游戏市场的交易量节节攀升,凡是靠上NFT的艺术品,往往价值不菲。今年3月,艺术家Beeple的NFT艺术品以6934万美元天价成交;推特公司CEO杰克·多西的第一条推特作为NFT拍卖,最后成交价290万美元;特斯拉CEO马斯克女友的NFT歌曲20分钟内以近6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

数据统计,2021年上半年,NFT整体市值已达127亿美元,相较2018年增长近310倍。今年8月,OpenSea的 NFT交易金额超过10亿美元,而该交易平台在2020年全年的交易额不足2000万美元。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 NFT市场进入了一个“非理性”的繁荣时代,充斥着“炒作”“泡沫”和“投机”的味道。就连艺术家Beeple本人也认为目前的NFT价格“绝对”是一个泡沫。

孟岩指出:“NFT‘混迹’艺术藏品圈实在是大材小用,随着NFT技术价值在实体经济中被进一步挖掘,未来五年到十年有关于艺术NFT炒作的声音和话题将会越来越少。”

事实上,NFT已经在实体经济领域初露峥嵘,国外已经找到了NFT等区块链技术和大规模实体资产结合的有效方案。本月初,一个名为“CityDAO”的美国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宣布购买本国怀俄明州西北角一块大约40英亩(约16万平方米)的土地,将土地资产使用NFT认证,实现产权的自由交易,并利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商业模式对土地进行社区化建设管理。

据OpenSea统计,截至目前已经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000多人通过购买citizen NFT成为“CityDAO”社区的一份子,并将享有CityDAO社区的所有权——获得土地NFT投放、在土地上定居、能够对社区决策投票、并承担社区责任。该组织强调,这种社区化模式很好地化解了资产上链的阻碍,解决了资产与市场需求的难点,未来将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大规模的开发和治理。

不仅在房地产领域,NFT与DAO的有机结合还能为知识产权保护、产权溯源提供了一条低成本、高可靠度、注册与创作同步完成的有效途径。

“NFT作为数字资产类别在DAO的商业模式上运行,将真正解决创作者的版权归属问题。”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孙宇林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说,“以维基百科为例,目前维基百科中的创作者都是义务劳动,NFT+DAO的认证治理模式应用起来之后,能够让贡献力量的人得到应有的回报。”

显然,现在被冠以“炒作”名号的NFT,并不是NFT的真实面孔,也不符合发展NFT技术的初衷。

区块链行业资深观察者、财经作家李霁月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谈到,NFT更像是数字经济时代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知识和催化剂,因为金融属性的加持,NFT将作为催化剂让更多的资产、知识上链,并试验性地催生出一个基于NFT的经济生态圈。

赛迪智库信息化与软件产业研究所分析师黄向前指出,NFT的更大价值在于解决传统金融体系不能很好解决的问题,未来将在金融票据、供应链和物流、记录和身份证明、实体产业等领域发挥确权、保护专利和消除假冒行为等重要作用。例如,在供应链和物流领域,NFT可以用作跟踪各个行业供应链中货物的全生命周期移动,并验证产品中材料和组件信息。

互联网巨头都在培育自己的“NFT试验田”

基于NFT经济系统的元宇宙是互联网平台的未来,这点已成为互联网厂商的共识,提前布局NFT成为必然选择。

腾讯、阿里、京东等国内一众互联网巨头,正纷纷基于自家的蚂蚁链、腾讯至信链、京东智臻链等培育自己的“NFT试验田”。从各个互联网大厂目前的动作来看,NFT应用的构建基本都是从自身基因和擅长的领域出发,然后找到一个热度和功能性兼具的落脚点。

带有“电商”基因的阿里依托蚂蚁链发布了NFT付款码皮肤。今年6月份至今,蚂蚁链粉丝粒已发售了10余款付款码皮肤,并在淘宝拍卖等平台上陆续推出了以公益、青年艺术家等为主题的NFT数字艺术拍卖专场。近日,阿里发售了10000份由蚂蚁链提供底层技术的“神舟五号”3D数字藏品。

深耕文娱生态的腾讯,则在自家NFT交易平台“幻核”上发售了一系列限量数字藏品,首期限量发售的,正是腾讯新闻知名节目《十三邀》的有声数字藏品NFT。在公司23周年庆之时,腾讯还为员工发放了7.2万枚基于QQ企鹅形象的数字收藏品。

大概是因为NFT商品新奇特的属性,价格又相对亲民,这些互联网厂商的NFT数字藏品十分畅销,记者也尝试着关注了发售时间并“蹲点”准时上线抢购,但这些数字藏品上线即被抢购一空。记者唯一领到的是2021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NFT纪念凭证,共含7款JOY(京东吉祥物)形象,单一用户通过注册和邀请好友注册方式,可完整获得一套7款NFT。

尽管卖得火热,但这些厂商的NFT藏品仅仅是部分功能的NFT应用。李霁月告诉记者:“由于NFT在中国现行法律下是不允许二次流通交易的,所以一定程度上目前互联网平台发行的NFT,都是部分功能型的‘非完全体’,更多地是在自身的区块链布局上再增加一个小应用,在公益、传统文化推广等方面做品牌性推广,‘讲故事’大于‘做业务’,‘概念’大于‘事实’,且发展路线存在不确定性,对公司短期经营业绩不构成重大影响。”

在孟岩看来,当前互联网大厂布局NFT更像是“赛道占坑”,但也实属无奈之举。未来去中心化元宇宙将破坏Web2.0时代崛起的巨头建立起的价值和模式,厂商可能会被迫放弃对很多数据的掌控权。

长远来看,竞逐NFT“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或未必是已经入局的互联网巨头。加密空间创始人Mars认为,市场上已布局NFT的企业都各有侧重点,但归根到底还是以服务品牌自身为主。这种方式从现阶段来看具备一定“先发”优势,但也有可能掣肘未来的发展。相比之下,UGC(用户原创内容)的模式更符合用户创造价值的NFT商业模式,字节跳动就是其中的代表企业之一。

NFT合规问题还有较长路要走

据了解,当前NFT主要分为基于公有链的NFT和基于联盟链的NFT两类,生成NFT较大的公有链主要有ETH(以太坊)、Solana公链、Fantom加密币、Flow公链代币等,生成NFT较大的联盟链主要有蚂蚁链和腾讯区块链等,目前国际上最主要也最容易变现的NFT主要是基于公有链的NFT。

对于带“虚拟币”性质的商品,一直处在国家强监管之下,今年以来,我国有关部门相继印发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等文件,均指出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服务,以及要严厉打击涉虚拟货币犯罪活动。

“从国家一系列的监管政策可以看出,基于公有链的NFT在我国具有非常大的政策风险,基于联盟链的NFT也应避免过度炒作。互联网大厂有关NFT的动作必须合规。”区块链和数字经济学者、元宇宙投资人吴桐告诉记者。

在实际过程中,阿里和腾讯已经用“数字艺术品”“数字藏品”取代了NFT的叫法,尽量避免突出Token(代币)属性,减少合规风险。此前,“幻核”社区里公布NFT产品购买的参与条件时,也强调“幻核”目前所售NFT均不可二手交易,不可转让赠送。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NFT实体商品属性仍难以界定,未来真正在元宇宙中发挥支撑经济体系作用的NFT虚拟商品也难以被定性。由于国内外监管体制的不同,美国利用NFT认证房地产的案例目前在我国是走不通的,因为一旦被认定成证券,或者具有证券性质,那么带来的问题是,其制作发行有可能构成我国明令禁止的ICO(虚拟货币发行)行为。

“NFT从本质来看是一项具有金融属性的区块链技术,是近年来一系列的炒作行为让NFT走向‘异化’。从NFT的长远发展来看,一方面需要关注技术本身的价值,静待市场的检验;另一方面需要尽快明确NFT和相关业务活动本质属性,培养一个基于NFT的良性经济生态圈。”孙宇林表示。

最新文章

spot_img

相关推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