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虚拟货币交易所

乙太币市场洞察澳洲国债狂泻!澳洲联储“放...

澳洲国债狂泻!澳洲联储“放弃抵抗” ,全球央行彻底管控不住加息预期了?

澳洲国债狂泻!澳洲联储“放弃抵抗” ,全球央行彻底管控不住加息预期了?

财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下周,由美联储、英国央行、澳洲联储和挪威央行等联袂上演的全球央行“议息超级周”就将拉开帷幕,而在这个年内最为关键的央行政策转折点,金融市场的交易员们似乎已经提前按捺不住强烈的紧缩预期了……本周,全球多国债市出现了收益率曲线的急剧收窄,而澳洲国债眼下更是成为了“重灾区”!

周五(10月29日)亚市盘中,澳大利亚国债价格延续了本周早些时候的暴跌行情一路“狂泻”,各周期尤其是短期国债收益率大幅飙升。其中,澳大利亚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2.06%,创下了2020年3月以来最高水平。

澳大利亚3年期国债收益率则升破1.25%,自9月30日以来已累计上涨93个基点,势创1994年以来最大月度涨幅。澳大利亚2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升至了2020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当属澳大利亚2024年4月到期的国债收益率,在该周期的债券上澳洲联储此前设立了0.1%的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上周五,当该收益率挑战澳洲联储设定的目标时,澳洲联储便曾大举买入以压制收益率升势。

然而,今日澳洲联储在过往进行常规购债操作的时间段里,却意外没有出手买进2024年4月到期的债券,即使收益率在近两日已大幅飙升至了0.4%附近,远高于0.1%的目标水准。

由于澳洲联储出人意料地“放弃抵抗”,随后该收益率进一步攀升至了0.8%附近,几乎是澳洲联储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的八倍!

澳洲联储缘何“放弃抵抗”?

分析人士指出,澳洲联储日内的缺席,或许意味着该联储在下周可能放弃或调整其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目前,澳洲联储手中已持有该国将近64%的国债份额。

野村证券称,澳洲联储在下周二利率决议上最有可能的做法是将目标债券换成期限更短的2023年4月到期债券。该机构策略师Andrew称,澳洲联储甚至还可能进一步将目标债券期限缩短,锚定2022年11月到期债券,或者提供一个目标利率的区间。

摩根大通的利率策略师Ben Jarman则指出,“澳洲联储日内的‘沉默’十分令人意外,而这可能是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澳洲联储下周似乎将正式完全放弃YCC。此外,该联储原先预计的2024年首次加息的时间表指引,看起来也很可能会取消,因为它已经动摇了一段时间,所以可能也会被完全移除。”

Jarman目前预计,澳洲联储首次加息将在明年第四季度到来,而不是之前预测的2023年底。

值得一提的是,澳洲联储此前曾多次强调,该联储在2024年前不会把官方隔夜拆款利率从目前0.1%的历史低位上调。然而,金融市场的交易员们却始终并不这么认为。伴随着近几个月澳洲国债收益率的强势飙升,目前市场人士对明年澳洲联储加息的预期也正不断升温。

利率期货市场的数据显示,交易员们目前几乎已完全计价预期澳洲联储利率在明年4月前将升至0.25%,同时预计明年年底前将升破1%。

近期强劲的澳洲经济数据表现也助长了市场的加息押注。由于全球范围内物价压力持续加剧,本周出炉的澳洲第三季核心通胀率跃升至了六年高位。此外,随着疫情限制措施有所放松,周五公布的澳洲9月零售销售数据也强劲反弹1.3%,支持经济增长。澳洲联邦银行策略师Stephen Wu表示,“澳洲联储近期有迹象表明,通胀压力可能比预期更早地形成,加息可能会在2024年之前。”

全球央行彻底管控不住加息预期了?

“澳大利亚市场以前从未对退出量化宽松做出过当前这样的定价。眼下会是澳洲版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上演了吗?”

这是澳洲联邦银行策略师Philip Brown在目睹澳洲债券市场日内的异动后抛出的一个敏感问题。而事实上,类似的疑问可能已不光光出现在了澳洲市场上。

华尔街交易员们平时经常会把“不要和央行作对”挂在嘴边。但眼下的现实却是,由于美联储的政策转向已是大势所趋,全球通胀压力也在不断加剧,那些本来立场依然相对偏鸽、并没有完全准备好进入紧缩周期的全球央行,如今却反而被市场强烈的加息预期所裹挟着,不得不向这一方向“靠拢”……

一项统计显示,仅在过去两周,利率市场就已经消化了G10央行未来一年将额外加息500个基点的押注。而它们中的很多央行,其实本来完全无意在明年加息。

隔夜公布利率决议的欧洲央行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周四试图强化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承诺,但却完全没能打动市场。

在隔夜拉加德的新闻发布会召开数小时前,投资者就开始加倍押注央行加息。在拉加德讲话后,货币市场加息预期仅略微回调,但仍押注欧洲央行到明年年底将加息17个基点,发布会进行过程中的预期为21个基点。

Natwest Markets利率策略师Imogen Bachra表示,拉加德对市场定价的打压可能过于底气不足,但最终这些定价显然是不符合欧洲央行前瞻指引的。拉加德强调价格上升压力现在可能会使经济复苏面临风险,仍是偏鸽派的。但市场却认为通胀没有他们最初想像的那么短暂。

从昨日的欧洲央行到今日的澳洲联储,当前的种种迹象无疑也预示着,这些立场鸽派的央行似乎已经逐渐丢失了对利率市场的掌控。而眼下,美联储甚至还没有正式启动Taper,这不由得令人愈发担心,今年的这场“缩减恐慌”,会否将以一种更为“全球化”的形式演绎呢?

最新文章

spot_img

相关推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15 =